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英雄无敌之亡灵法神

第两千五百三十一章 往昔追忆

  

  罗德很少全面动用窥视之眼的力量,探测手下心底最深处的想法,更多是将这份英雄特长,用在敌人的身上。

在一开始,罗德并不知道杰雷弗会想什么,对于操控血液的他而言,有什么是他所在意的吗?罗德也不禁猜测,也许在杰雷弗脑海最深处的画面,会是流淌的血河,或是血液构成的怪物等等。

然而,当罗德真正动用窥视之眼的力量后,这才知道,原来他之前的猜测全都错了,存在于杰雷弗心底的画面,是一处寒冷无边的雪山,除了他之外,这里还有一名肤如凝脂,比白雪更加苍白,正披着天蓝色长裙的女子。

兴许是阿拉玛与塔南的争执,勾起了杰雷弗的回忆,在他内心深处的记忆中,他正在和那名女子因某件事而争执不休。

“那些埃拉西亚人来势汹汹,他们知道你父亲失踪的消息,绝对没有安什么好心,我可以将他们全部解决。”回忆中的杰雷弗拍着胸膛保证道。

女子只是伸手,抚过他的脸,眼中闪过几分哀伤:“你不能就这么抽干他们的血液,我们需要另一个方法来寻求和平。只要魔法行会还在,那些埃拉西亚人就不敢轻举妄动。”

“难道我要看着他们践踏布拉卡达?这是我们的家园,我的老师将它带向辉煌,当老师失踪后,我绝不会让这份辉煌没落下去。在我的魔法面前,那些埃拉西亚人根本不足为惧。”杰雷弗的语调略显急促。

“但那不是长远之计,你可以杀死埃拉西亚的士兵,但当天使来临,你又该怎么做?那些布拉卡达人又该怎么办?”女子发出叹息。

杰雷弗摇了摇头:“那些埃拉西亚人背信弃义,你父亲还在时,他们与我们达成和平协议,但当你的父亲步入虚空,就此失踪后,他们便立即撕毁协议。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长远之法,只有将那些埃拉西亚人打怕了,让他们提起我们的名字就感到畏惧,他们才会学乖。”

“不,你不能这么做。”女子脸上的忧虑更甚,“埃拉西亚人是为了布拉卡达的魔法而来,我的父亲还在时,他在法术上的造诣无人能及,仅凭一己之力击溃天使军团,让那些埃拉西亚人心生战栗的同时,也为他们带去了深深的贪念。现在我的父亲离开了,如果我们愿意放弃一部分的利益,便能保证整个布拉卡达的和平。”

杰雷弗捧起女子的脸,凝视着她的双眼:“想想你的父亲,艾丽卡,他将整个魔法行会,将布拉卡达的辉煌都交到了你手中,难道你想看到这份辉煌因你而蒙尘吗?如果你的父亲还在,他绝对不会同意布拉卡达主动求和。”

“如果我的父亲还在,那他也绝不会同意我的另一个计划。”

面对杰雷弗的劝说,女子却目光坚定,眼底深处闪过几分智慧的光芒:“布拉卡达临近的军队,反而是我们发展的契机。在议和会议上,我将提出在世界各地建立魔法行会分会的计划,第一站就是埃拉西亚。埃拉西亚人想学会我们的法术,那就得遵守我们的规矩,让我们在他们的土地上建立魔法行会分会。”

顿了顿,她接着道:“通过这种方法,我们将打开魔法行会的扩张渠道,靠着其他生物对魔法的贪念,假以时日,魔法行会将遍布整个大陆。到了那时,情报、财富、权力皆归我们所有,我们的子孙后代将享有无尽的繁华,不用再拘泥于布拉卡达雪域,这难道不是你所期望的吗?”

听完女子的话语,杰雷弗想要反驳,却一时间找不出什么合适的话语,只好说道:“但那不是你父亲希望的。格温,我的老师,我比你更加了解他的想法,如果他还在的话,他一定不会同意建立魔法行会分会的计划,他和埃拉西亚人之间,有着深深的仇怨。”

“他一直不喜欢你……我还以为你是站在我这边的。”女子有些失落的说道。

“你是魔法行会的现任会长,我可没资格阻拦你。但作为老师的学生,我和他有着同样的立场,我绝不会同意埃拉西亚人在我们的土地上胡作非为,他们想要我们的法术,那就靠自身的实力来拿,而不是我们拱手送上,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面对女子带着几分哀伤的眼神,杰雷弗侧过头,不去看她那仿佛会说话的眼睛。

“不,别这样,就算是我求你了……”艾丽卡抓着他的手臂,口中哀求道,“想想我们的孩子,你可千万不要做出什么蠢事。”

“如果你把法师们的奋勇抗争,说成是蠢事的话,那我也无话可说。”杰雷弗目光坚定,言语间丝毫没有被女子的哀求所影响。

他挣开了女子的手,独自一人行向飘落的大雪之中,身形最终被风雪彻底吞没,而留在原地的女子,似乎预感到了他的下场,则发出几声抽泣。

“杰雷弗,你喜欢什么样的妖术改造?你的发质实在是太差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差的头发,就像是几百年都没进行过打理一般,要不要我给你换上一头飘逸的秀发?”

就在这时,阿拉玛的话语,将杰雷弗的思绪打断,也令原本还在发呆的他清醒过来,心底浮现的记忆瞬间消散,转而变成了一系列杂念。

“不用了,我的头发很好……不过如果你拥有精灵的黑发的话,我也不是不能考虑……”

刚刚还沉浸在过去回忆中的杰雷弗,下意识地就想开口拒绝,但经过仔细的思索后,他还是改口道。

杰雷弗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被困在监牢当中的数百年时光里,他可没机会打理,也许现在是时候补偿它们了。

罗德施展的窥视之眼,也因此而受到影响,无法从杰雷弗的记忆中,探查更多他曾经的事迹,而罗德神色不变,就算是杰雷弗在他面前走过,也无法察觉罗德刚才探查到了什么。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