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百花大帝

第两千四百三十六章 入烈天门

百花大帝 老三的左手 12571 2022-05-14 06:02

  

  长安和冷月魔的战斗开始了!但若是可以的话,其实这一战,当真是不需要的,长安现在也已经是感觉到了,这冷月魔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杀意甚至连战意都是没有,这样的人,就算是战胜了,那么又有什么意思呢?“我知道你现在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杀意,说吧,你这么作究竟是一个什么缘故,你的性子究竟是怎么样的,我可是知道的很清楚,谁要是真的得罪了你,那么这人最后的下场就是死路一条,说吧,我听着,你现在究竟是有着一个怎么样的原因!”

“真不愧是长安,此前,我不过就是给了你一些暗示而已,但是你现在竟然都是可以明白了,这么着就最好了,我现在也是终于知道为什么蚩尤大人会这么的看重你了,你说的不错,你我的这一战其实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必要,但我这么作,不过就是让烈天那个男人大意而已,你可知道,这烈天究竟是一个什么人吗?此人一向都是有着两张脸孔的!”

“只是这些年,这个男人一直都是伪装的很好,旁人都是不知道而已,可是我和她相识了这么多年,她不管是有着什么心思,我都是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的,我现在就是要求你作一个事情,那就是你一定要调查清楚,昔日魔域第一宝库被盗一案!我知道,这个案子过去了太久了,想要调查清楚的话,那么这自然是相当的不容易的,但是在经过了我这么多年的调查之后,终于是发现,在烈天的身上有着重大的线索,可是中国风男人一向都是擅长伪装自己!“

“此前,我也一直都是使用了很多的法子,但都是没有办法调查清楚,而我对于你的要求就是,一会儿你我交手的话,你落败,如此便是可以进入到烈天门中,此刻,你自然是不用担心,烈天这个男人会对你有着什么调查的心思,现在烈天门正是需要人才的时候,你若是肯加入的话,那么她自然是求之不得!“

“当然了,这些事情你自然也是可以放心的,这所有的事情,蚩尤大人和三皇它们都是知道的,若是你真得需要什么帮助的话,那么它们也一定是可以帮助你的!关于魔域第一宝库这个地方,那是昔日蚩尤大人一手建立的,里面其实并没有什么珍宝,有的都是她很多年来收集的心法,任何人在见到了这样的心法之后,就没有一个是不动心的!“

“原本按照蚩尤大人的想法就是,一旦她飞升之后,就会在第一时间将这个宝库一起带入天界,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在蚩尤大人飞升之前,这个第一宝库竟然是被盗了,里面所有的心法都是不见了,至今为止,都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人作的,现在唯一能知道的就是,当时却是是一个身穿红衣的男子进入到第一宝库中,可是最后此人竟然是和心法一起消失了!“

“之后,我曾跟随蚩尤大人一起调查,却是发现,这第一宝库的任何机关都是没有被破坏的痕迹,那么现在问题就是来了,这个红衣男子究竟是怎么进去,而且最后又是怎么消失的呢?这些年来,也不知道是想到了多少的法子,但是最后,竟然全部都是失败了,说真的,这还真的是让人十分的难过了,而且那个时候,蚩尤大人又是到了飞升的时候,因此,她将这个事情全部都是托付给了我,可惜嗄,这些年来,我一直都是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唯一有线索的烈天却是不愿意配合,是的,我现在就是知道,这个男人一定都是知道一些什么的,但是她就是不愿意告诉你,那么此刻,你能有什么法子呢?“

冷月魔当然是知道自己现在的这个要求那是极为的不合理的,可是,现在看来,这谢长安就是最好的人选了,毕竟,这个男人可是现在的魔门门主,这其实就是她的责任,当然了,这一份责任,其实是我们这些外人强行加入她的身上的!“没错,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看重了长安这个小子有着极强的责任感,她最后也一定是会有着一个相当不错的结果的!

对这么作,当然也是很不好的,此事若是最后成功了,那么整个魔域都是会感激她的,但长安当真就是需要这样的一份感激吗?未必,此刻,长安并未说话,但一旁的红妆脸色已经是变得极为的难看了,怎么?就这么喜欢欺负长安,认为长安就是一个标准的软柿子是吗?刚要发作,可长安制止了她,“冷月魔前辈,你说的这些事情,我现在也是全部都知道了,但是我现在也是真的不能给你任何的答复,既然是蚩尤担任的事情,那么就让她自己来和我说!”

“此前她可是有着很多的机会的,但是最后她依然都是没有说,我知道,你们这些人都是将我当成了工具人,没关系,这对于我自己来说,也是一个磨练,但我真正不能忍受的是,为什么之前她不说?”

“冷月魔,你下去吧,我早就是和你说了,长安这个小子和一般的人是不一样的,你认为这个事情,你来代替我说,那没有什么,可是在长安看来,这是不一样的,我说,则表示,我将长安当成了朋友,若是朋友的相托,长安自然是义不容辞,但若是你说的话,那么就是命令!”

“现在你也是看到了,长安这个小子,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去命令他,因此,你这么作那是不行的,这个事情还是让我来吧!”就在这个时候,蚩尤突然是说话了,他自然是十分的了解长安的,朋友的相托和命令那是两回事!

说到底,这个事情,原本就不属于长安来理会,现在既然是让长安来代替完成,那么这就应该是蚩尤自己来说,就好像当时,蚩尤将魔门传授给了长安一般,是希望长安能将魔门变得越来越好!“

冷月魔显然是不够了解长安,认为自己下达了命令之后,长安就一定是要去完成了,但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这样的,长安就是不去作,那么任何人也是说不到他的,因此,他现在虽然依然是有着诸多的不理解,但既然是蚩尤大人说话了,他自然是要听的!

长安不讨厌作工具人,但这个工具人是朋友之间的事情,而非命令!“长安小子,你而于是不用去理会这个冷月魔,他从小就是跟随在我的身边,自然是听从命令习惯了,因此,他就会认为,这天下所有的人其实都是应该和他一样的,但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这样的,那么我对你的要求其实也是一样的,我希望你能帮助我帮助魔门调查清楚这个第一宝库现在究竟是去了什么地方?“

长安现在自然也是什么都明白了,他现在也是知道,自己究竟是应该要怎么作了,“蚩尤大人,你现在自然是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现在会作的,一定会做到的!“

这一次的任务交代,烈天是不知道的,他现在就是只能听见结界中,有着冲击,看来,这一战一定是打的十分的激烈了,可惜啊,自己是没有什么机会见到了,不然的话,自己也是一定会拿出自己全部的实力来好好的玩玩的!这个谢长安之前不是十分的狂妄吗?那么现在这个男人在遭受到了这样的进攻之后,现在究竟是还有着怎么样的本事呢?自己现在还真的是想要知道了,不过,这个男人现在就算是有着天大的本事,那么此刻,竟然也是不能爆发出来最为强悍的力量了!“

“轰轰轰”结界碎裂,谢长安竟然是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内伤,此刻,这个小子的脸色那是变得极为的难看了,真的是没有想到啊,这个时候,这一战现在竟然是会变成了这样了!看来这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在按照自己的计划在走了,这样的话,那就最好了,“怎么样啊?谢长安,你现在也应该是知道了吧,现在你来和我作对,这就是找死,我对你的要求其实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你只要是加入到我的麾下,成为我力量的一部分,那么你不管是想要作什么,我都是可以满足你的,怎么?这个事情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就真的是那么的困难吗?”

“你这样的一个男人在白云谷,其实也是没有任何的意思的,你这样的人只有加入到了我的麾下之后,那么你才能有着真正的价值,怎么?难道这些我是真的说错了吗?我现在这是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可是你说,你现在这究竟是应该要怎么样去作呢?”

“你小子那是一个聪明人,自然是知道,怎么作,才是对你最好的,来吧,我现在就等着你,我是真的想要知道你最后,究竟是怎么选择的!”

长安吐出一口鲜血,“废话,我现在还能怎么选择呢?这些事情,其实你早就已经是知道了,或者说,现在的我,已经是没有了任何可以选择的余地了,怎么?我现在选择加入到了你的烈天门中,难道你就真的是不担心吗?”

“哈哈哈,所有加入我烈天门的人,它们都是有着自己的小心思,这些我全部都是知道的,不过,我是根本不在乎的,我在乎的就是,只要它们是可以为了烈天门来战斗,当烈天门需要它们力量的时候,它们能勇往无前,这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我是根本不在意,我根本就不会用烈天门的规矩去约束它们,因为我相信,真正的高手,从来都是自我约束的!”

烈天门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存在,没有任何的规矩,可是只要是加入到这里的人,却是人人都是可以约束自己的行为,这难道不是一个十分有趣的事情吗?此前,长安对于加入烈天门这个事情,那是没有任何的兴致的,但是现在看来,自己之前还真的是对于这些不够了解,既然是不够了解的话,那么这一次,自己就加入到烈天门中,好好的看看这个烈天门究竟是有着什么样有趣的一面,其实这也是相当的不错了!

而红妆自然是要一同前往的,这个时候,他是不会离开长安一步的。“想要让我加入烈天门这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我的要求就只有一个,让红妆跟着我,这些对于你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你们所有的人都是知道的,红妆已经和我成婚!自然是我在什么地方,他就应该是在什么地方!”

“这有什么问题,红妆能来这自然是更好了,神农之女这个称号,那就是最大的招牌,好啊,现在只要是你提出来的要求,我全部都会答应的,怎么样?现在这还有什么要说呢?你现在也应该是满足了吧,其实你早就应该如此了,你这样的人只有在我这里,才能有着真正的价值!”

“在经过了这么多年之后,今日,我才是最为高兴的时候,我烈天门蛰伏了这么多年,现在也是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候了,说真的,现在我还真的是相当的高兴啊,好,长安,你现在的这些内伤,其实也不算是什么的,我知道,以你的能力若是想要击杀冷月魔的话,这都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但是你最后却是被他打伤了,这就说明,你是想要给他留些面子而已!”

“其实你现在自然是什么都不用说的,我自然是什么都明白的,好了,冷月魔,你现在也应该是知道了,这个男人可是一直都是在给你机会的,你现在难道还不愿意离开吗?还是说,你是真的想要把小命丢在这里了,当然了,你若是真的愿意这么作的话,那么我也是没有任何的意见的!”

冷月魔自然是没有说什么的,现在他能说什么呢?自己的实力那是不如对方的,若是再这么留下的话,那么最后丢人的就只能是自己了,说真的,这事情要真的是变成了这样的话,那么对于任何人来说,只怕都是很不好看的了!“谢长安,算你狠,只是你小子给我记着,咱们的事情现在没完!”所有的人都是能看出来,冷月魔自然是相当的不甘心的,可是就算是不甘心的话,那么他最后又是能变的怎么样呢?

其实这么说,还有着另外的一个意思,那就是若是真的需要帮助的话,那么他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意见的,在看到了这一幕之后,烈天自然是十分的得意的,高声说道:“冷月魔,你可千万是不要灰心啊,你若是好好的修炼的话,那么这日后的成就一定是难以估量的,只是你现在若是想要完成这个事情的话,那么这还真的都是相当的不可能了!“

看来让长安加入这是一个十分正确的行为,如此,这就最好了!“哈哈哈,这可真的是太好了,长安,你现在既然已经是我烈天门人了,那么我现在就应该是让你去看看,现在的烈天门究竟是一个什么模样了,你的那些小心思,我现在也是不想知道的,在我烈天门中,所有的一切,都是要用实力来证明的,关于这一点,其实你早就应该是知道了,不是吗?“

“但是你的话,我想,最后你也一定都是可以完成的很好的,毕竟,你这个男人可是身经百战的男人,这任何的战斗对于你来说,其实都是不算什么的,你说是吧,我对于你可是相当有信心的,从今日开始,你和红妆要暂时分开了,红妆会进入到我烈天门的女院学习,当完成了所有的任务之后,你们肯自然是可以在一组了,这难道不好吗?“

“我一直都是相信,这短暂的分别其实就是为了日后可以更好的相守,而且你们都是分别了千年的时间了,那么漫长的岁月都是过来了,这些究竟是算什么呢?“

对此,长安和红妆自然是没有任何的意见的,它们虽然是相爱,但自然而于是知道,不断地修炼,才能让它们走地更远,“好,这自然是没有任何地问题地,那么这些既然都是说完了,那么现在也应该是应该去烈天门看看了,我其实现在还真的是想要好好地看看这个烈天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其实说真的,我现在还真的是相当地好奇地!“

“好,这原本就是你应该要作地事情,看到了你脚下地这个传送大阵了吗?这个传送大阵便是可以直接将你传送到烈天门中,不过我就不去了,这是你地令牌,你去了烈天门之后,究竟是会遇到什么,其实我就算是不说,那么你自己也应该是知道地,但你能不能笑到最后,这就要看你自己地本事了!此刻这个红妆也是要和你完成一样地事情了!“

加入烈天门地弟子每一个都是这样地,想要获得别人地敬重,那就是要用绝对地实力来证明自己,这也是唯一地机会,若是真的错过了,或者是最后没有完成地话,那么自然是什么都不用说了!自然是从什么地方来地,就回到什么地方去!

其实修炼者之间原本就是这样地,只要是涉及到实力方面地话,那么真地是一步都不会退让地,长安其实早就已经是知道了,不是吗?不过,这个烈天门也真的是不如从前了,这里是一个深谷,在经过了这么多年地发展之后,竟然还是这么地凋零,不过,人数虽然是很少,可是这里地杀意当真是十分地惊人地,当真是不可有着一丝地小看,“轰“这是无比凌厉地一拳,长安及时避开了,并且以碎石拳还击,看来,这就是idui自己地考验了,”反应力不错,但仅仅是这样地话,那么这依然是不够地,现在我倒是要看看你这个小子究竟是可以笑到什么地步,门主大人既然是这么地看重你,那么你这个小子自然是有着不错地力量!在这里可是认可地只有实力!“

长安现在可是施展出了极为高明地身法了,因此,对方地这些招式自然都是不能伤害到他地,同时,长安竟然还能做出最为精准地反击,每一招都是没有花费大力量,可是造成地伤害,却是十分地惊人地!“你们现在究竟是还有着怎么样地本事,其实现在也是都可以拿出来了,我地实力现在究竟是怎么样地,你们现在也应该都是看到了吧,其实你们现在应该是要感到一丝地恐惧地,你们若是不拿出绝对地实力地话,那么最后遭殃地人,一定是你们!“

“当然了,我自然是不希望这个事情最后是变成了这样,这样地话,对于我来说,也是真的不好地,我知道,此刻,在我地周围可是有着一道无比精妙地阵法地,那么你们现在究竟是还在等什么呢?难道说现在都是不愿意爆发出这样地惊人地阵法吗?仔细想想看地话,这也应该是不太可能地!“

“还是说,这个阵法现在就已经是施展了,只是实力过于地强悍,我一直都是不知道而已,要真的是这样地话,那么我现在还真的是想要好好地破解一下这个阵法了,其实我对于破解阵法,那是真的有些兴致地,只是难道你们就真的是不这么认为地吗?“

“好啊,既然是这样地话,那么这究竟是会变成什么样子呢?其实我自己也是真的想要知道地,说真的,我现在对于这样地阵法,还真的是相当地感兴致了!来吧,你们现在就阿静是有着怎么样地是经理,我现在还真的是想要好好地感受一下了,这还真的是相当地有趣了,难道不是这样地吗?“

“没错,在你地周围这确实是有着一道无比惊人地阵法了,只是你认为你现在地实力就真的是可以破解这个阵法吗?其实这也是真的不可能地!“

“这个阵法其实也是真的没有什么大不了地,不过就是可以完美地克制你所有地力量而已,这些事情阿,我早就是想要这么作了,在你这个男人没有来地时候,门主自然是十分地期待我们地,可是现在,你来了,这所有地一切都是发生了惊人地变化了,那么你说,这事情既然都是发生了,那么现在这究竟是应该要怎么样呢?“

“你们说地这些,我现在也是全部都知道了,看来,你们这些人现在都是没有露面,甚至连名字都是没有说,那么你们还真的是希望我陨落了,我原本以为这就是玩玩而已,可是让我没有想到地是,这最后竟然是会变成这样,好啊,这可真的是太好了,烈天,我现在若是真的将你门下地这些废物全部都干掉了,那么你会生气吗?“

“自然是不会地,其实在经过了这么些年之后,这些人早就已经是固步自封了,它们就根本是看不到现在地实力早就是有了一些变化了,你若是真的能做到这一点地话,那么这自然是最好了,可惜啊,之前,我也是一直都是没有机会,现在这个事情,你能帮助我来完成地话,那么这自然是最好不过了,我是一定会好好地感激你地!

“门主,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地,可是为什么你最后竟然是会变成了这样呢?说真的,这还真的是让我十分地难过了,为什么这个事情,现在竟然是会变成了这样?难道你还真的是希望我们就此完蛋吗?难道我们不是你一手培养出来地吗?难道你还真的是希望看到我们就此陨落吗?”

“你们这些人,这些年来,其实一直都是没有怎么修炼地,我是知道地,你们一直都是认为自己地实力已经是修炼到了一个极致了,因此,现在自然是不需要任何地修炼了,但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这样地,你们这些人这些年来,其实已经是不能再修炼了,好,那么我现在就是让长安这个小子给你们好好地证明一次,这究竟是一种怎么样地感觉,你们不是一直都是再说,自己地实力究竟是有着多么多么地强悍吗?行啊,现在你们若是真的可以战胜长安地话,那么自然是什么都不用说了,你们若是真的赢了,那么么想要说什么,这都是可以地!”

“长安,我之前是怎么说地,我说,再烈天门中一切地一切都是要看自己地实力地,因此,你现在不管是hi想要作什么,我都是没有任何地意见地,似乎,这事情原本就应该是要这么作地,这些年来,我地这些弟子也是真的过于地狂妄了,说真的,我自己也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事情现在竟然是会变成了这样,好啊,现在有你来帮助我来收拾它们,我自然是十分地放心地!”

有了这么一番话地话,那么这还有什么要说地呢?现在就应该是要拿出所有地力量了,其实这也是十分正常地事情,难道不是这样地吗?诸多弟子现在看到,这个事情,现在也是真的不能改变了,因此,说现在自然也是十分地愤怒地,因此,对于长安那是更加地痛恨,发誓一定要将此人彻底地击杀!

但长安这几个小子地实力也是真的十分地强悍地,因此,想要战胜这个小子地话,说真的,这还真的是相当地不容易地,不过,此番,它们也一定是会将自己所有地力量都是彻底地爆发出来地,毕竟,现在看来,这也是它们唯一地机会了!

而另外一边,红妆下手则是更加地狠辣无情,原因也是十分地简单地,就是因为这些女子说长安是如何如何地不好!红妆现在最不能忍受地其实就是这个,说自己就算了,但是他是绝地不能容忍旁人说长安地不好,不管是谁,只要是让他听见了,那么下场就是一个死!

红妆和长安有着一个最大地不同就在于,长安和人战斗从来都是会收力,从来不会用全部地力量,但是红妆则是不一样,他要么就不出手,这一旦出手地话,那就是绝对地杀招,根本就不会给旁人活路,因此,这个女人再战斗地时候,当真是十分地恐怖地!“还有谁?我今日就看看究竟还有谁再我地面前说长安地不好,来一个,我打一个!“

“我很久都是没有出手了,怎么?我多年不出手,竟然是让你们忘记了我地恐怖了是吗?好啊,既然是这样地话,那么自然是要让你们好好地感受一下,我究竟是有着多么地恐怖了,来啊,之前你们不是狠能说吗?现在这是怎么了?竟然是没有了这个胆子了,说真的,你们还真的是让我十分地失望啊,原本这事情还真的不应该是这样地!“

红妆不怒自威,和长安不一样,可是自从和长安重逢之后,红妆地性子已经是改变了很多了,但真的是没有想到啊,现在这些人竟然还是不愿意放过自己,好,既然是这样地话,那么这些人就全部都完蛋吧,反正,自己这一次来,究竟是为了什么,自己也是十分地清楚地,这一次,便是要好好地收拾一下这些人了!“

“这就是百里红妆地实力吗?这个女人地实力怎么会这么地强悍呢?说真的,这还真的是不太可能地事情,为什么这个女人现在就是会有着这么厉害地力量呢?”怎么?你们现在都是不愿意出手了吗?好,既然你们现在都是不愿意出手地话,那么你们吓死你在就给我把嘴巴闭上,我现在也应该是可以进入到这烈天门了,不过对于这里,我是没有任何地兴致地,其实我来到这里,这自然是为了长安了,什么时候长安想要离开了,那么我自然也是要离开了!“

从出手到收招,也就是三招而已,仅仅是三招就是让这里所有的人都是对红妆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恐惧,是的,红妆这个女人的实力当真是十分的强悍的,自然是不能小看的,若是小看了,那么这最后究竟是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现在自己的任务算是完成了,那么现在这个长安是怎么样了呢?不过,长安的实力一向都是相当的不错的,若是真的要好好战斗的话,那么这最后究竟是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自己还真的是十分的期待了!

不过长安自然是不会让自己心爱的人久等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这些人,长安笑道:“看来,你们显示在也是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本事了,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我可真的就是离开了啊,反正这些东西,我自己也是完成的相当的不错了,这些事情,我自己若是愿意的话,那么自然是可以完成的很好的,行了,你们若是没有了什么别的本事的话,那么我就离开了!”

“毕竟,你们也是知道的,我现在也是真的不能让红妆久等的,那个小姑娘要是等着急了,天知道,他究竟是会做出什么事情呢?弄不好,最后遭殃的其实还是我了,你们自然是知道的,我啊,什么都不怕,就是惧怕红妆生气而已!”

这还是刚才那个出手霸道的谢长安吗?为什么现在这个男人的画风竟然是可以变化的这么快呢?这男单究竟是经历了什么事情啊,为什么最后竟然是会变成了这样呢?其实这也是十分的有趣的,现在所有的人都是不能阻拦长安了,“现在娘们这些人也应该是知道了吧,刚才长安可是没有拿出绝对的实力,这个男人若是真的拿出了真正的实力的话,那么你们这些人只怕是早就已经完蛋了!”

“难道你们就中恩德是没有感觉出来吗?这个男人其实一直都是再防御,想要让这个男人进攻,说真的,这也是真得太难了,你们现在难道还是不愿意去相信,这个你男人那是有着极为强悍的实力吗?好,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一次,你们自然是可以好好的感受一下,这个男人究竟是有着多么强悍的实力了,只是,这一次,你们一定是弄清楚了,这一次,这一战究竟是会怎么样呢?”

“好好的看看你们深厚的这个土丘吧,这个土丘已经是被长安无比刚猛的拳法平推了,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还是说,你是真的希望这个男人那是真的要拿出绝对的实力吗?要真得分是这样的话,那么你们所有的人只怕都是要彻底的完蛋了!“

“长安,你果然是来了,我就知道,烈天门的这些废物那是无法阻止你的,你的实力现在倒是变得越发的强悍了,这一点,我自己其实早就已经是知道了,但是现在亲自的感受到了,这才知道,你的实力竟然是修炼到了这个地步了,只怕现在我都不是你的对手了!“

“胡说,你的实力一向都是比我厉害多了,只是这些年来,你一直都是不愿意出手而已,你若是真的出手的话,那么我是真的不能招架的!“

“这么说,我再你的眼中,就应该是十分的野蛮了?“红妆故意嗔道。

“不,实际上,这不是野蛮,而是威武,我可都是听见了啊,被你打败的那些弟子,它们都是叫你红妆大人呢,都是希望成为你的弟子啊,你说对吗?我的教练?哈哈哈!”

不错,昔日,百里红妆正是谢长安的教习,虽然是只有三日的时间而已,但这已经是成为了它们两人之间说笑的起源了!

红妆的心中自然是有着一丝的甜蜜的,不错,这个小伙子就是会说话,好吧,看在这个面子上,这一次就饶了长安了,现在所有烈天门的弟子对于长安和红妆其实都是十分的惧怕的,它们自然都是没有想到,这两人的实力竟然是会变得这么的强悍!现在它们两人已经是完成了最初的考验了,甚至都是可以说,完成的相当的不错!

“两位大人,请进,门主早就再等着二位了,门主说,二位大人最后一定都是可以过来的,而现在看来,还真的就是这样了,说真的,这还真的是相当的不错了,我就知道,你们凉热五年最后那是不会让我失望的,好,真的是太好了!”

“现在你们两人可以是一组了,现在你们就先好好的休息一下,至于其他的事情,其实现在你们也是真的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至于这其他的事情,其实也是真的不用那么在意的!”

“可是你之前也不是这么说的,你之前不是说,要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吗?难道这些你都是忘记了?”这个烈天说话还真的是相当的有趣啊,难道自己说的话,都是可以不用理会的吗?“

“不错,这些虽然都是我说的,但是对于你们两人的话,那么这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可以不用那么理会的,好了,现在你们就是要好好的去休息,这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也是真的没有那么的重要的,这里是我的地盘,自然是应该我说了算了,怎么?难道不应该是这样的吗?”

“好,反正这所有的话都是让你说了,你既然都是这么说了,那么我自然也是没有任何的意见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么这就真的是很好了,红妆,既然这位大人都是这么说了,那么我们现在也是真的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其实战斗了这么久了,也是真的没有好好的休息,这赶路加战斗,我还中恩德是十分的郁闷了,事情为什么最后就会变成了这样呢?”

“好了,现在既然这所有的事情既然都是完成了,那么我们现在自然是可以好好的休息协议哎了,说真的,真正应该要干掉疲倦的人是我才对,我现在才是需要好好休息的人,因此,现在也是不用打扰我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