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纯阳武神

第九百八十一章 诸天无光,诸神之局!

纯阳武神 十步行 4751 2022-05-13 18:32

  

  神王指骨!

诸神国度内,众诸神血脉都露出骇然之色,真的假的,怎么会有一截神王指骨自被贯通的两界壁垒处坠落,既然是与天界同存,与时空不朽的神王,又怎么会被人截断手指,更抹消血肉,只剩下一截指骨。

就算是一众提前复苏的诸神血脉,也感到了无尽恐惧,神王这般层次,放眼远古天界,也是最顶层的存在,诸神都要仰望,传闻中,只有被镇压的神王,从未有陨落的神王,而今岁月更迭,眼前这一幕到底预示着什么,众诸神血脉不敢想象。

“这……是什么生物的指骨!”

冥渊大帝语气都在战栗,以他的眼界阅历,也根本无法想象,这是超出了当下诸天的存在,只是远观,就令他永恒道心摇摇欲坠。

甚至,他能够感到手中陨死天戈在轻颤,这口他冥族传承下来,久负盛名的皇道兵器,也在惊悸吗?这到底是何等层次的生灵,是诸神的遗骨吗?

“苏殿主可知虚实?”即便有些尴尬,冥渊大帝还是忍不住朝着苏乞年发问。

“不清楚。”苏乞年看他一眼,摇摇头,道,“两界壁垒处浮现,是来自天界,还是时空长河中坠落,又是何等生灵的指骨,此战之后,或许才能洞悉一二。”

“苏殿主慧眼,是冥渊乱了道心。”

冥渊大帝深吸一口气,接引陨死天戈的皇道气息冲刷周身虚空,定住永恒道心,的确是他乱了方寸,道心波荡,否则这么浅显的场景,以他的阅历,如何会发问。

诸神国度内,伟岸神山之巅,琉璃神座上,黑发如墨的白袍青年缓缓起身,眼中浮现几分冷冽之色,像是可以冻结时空:“逝去的,终将逝去,苦苦挣扎,归来何用。”

轰!

下一刻,这位出手了,他一只手抬起,就朝着天宇深处盖落,诸天无光,满天星斗刹那间都像是熄灭了,诸族生灵再也见不到任何光明。

苏乞年亦是一惊,无论是玄黄道心还是星空道心,都像是蒙尘了,任凭他把握光明,映照虚天,也与普通诸族生灵没有什么两样,整个世界都像是被剥夺了光,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之中,而孤寂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天宇深处,那比天劫还要可怖的碰撞声,星空摇摇欲坠,诸道紊乱,即便是开辟了肉身诸天,苏乞年也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坠落感,毕竟他的肉身诸天还远未圆满。

冥渊大帝心神剧震,如非是陨死天戈之力,他都要坠落下这娜迦族大地,即便身为大帝,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力感,诸道无感,时空紊乱,一身帝血都在战栗,他像是被剥夺了一身伟力,回到了年幼时最初的孱弱时光。

“天黑”并未持续很久,但身在黑暗中,就算是精通时间法的苏乞年,也无法把握时光的流逝,或许是一盏茶,或许是一天,也或许是一年,当漫天星斗重新被点亮,诸族星空,很多人泪流满面,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比活着更可贵的。

一切归于寂静。

苏乞年再次看向天宇深处,眸光顿时一凛,那是一道金色的天裂,像是割裂在诸天身体上的伤口,天界清气如星雨,洒落这片大宇宙,令浩瀚星空中,纯阳清气的浓度,一下提升了十倍不止,并随着时间的流逝,每一刻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厚。

一甲子!

苏乞年深吸一口气,若是按照这样的速度,或许不用一千年,至多也就是一甲子,浩瀚星空就足以复归远古之象。

毫无疑问,这也预示着,诸族当年涉足天界净土的诸强,都能够保住蜕变的生命本质,增长的寿元永驻。

“两界壁垒,真的打通了!”

冥渊大帝忍不住深吸一口气,虽然长生有望,但天界的深不可测,与诸神国度内窥视诸天的远古众神,实在令他们轻松不起来,毕竟远古年间,他们所在的,是被诸神视为下界的凡俗之地,被天界众生俯瞰的卑微场所,是信仰收割的温床。

没有去探寻刚刚出手的到底是什么人,那雪白指骨又是什么来历,冥渊大帝明白,这恐怕得向诸皇请教,此刻,他目光再次落到娜迦族祖地祭坛上,青黑色的娜迦刀皇道锋芒萦绕,莹白如雪,纯阳清气如金色光雨,自虚无中浮现,不断没入刀体中,那刀身内,像是沉浮着六重大世界,生机无限。

这口刀,愈发深不可测了!

冥渊大帝心神绷紧,哪怕手持陨死天戈,此时也感到了莫大的不安,这口娜迦刀,似乎在破界叩关中得到了不小的好处,恐怕已经真正触碰到了天兵的门槛,将要完成最后的蜕变。

嗡!

休命刀轻鸣,苏乞年也看向这口娜迦刀,他明白,现在的他,还降不住这口已经处于蜕变中的准天刀,尤其是两界贯通之后,皇道伟力尽归,有这口娜迦刀在,他们毁不掉这祖地祭坛,而眼下,这娜迦族的生死存亡,于浩瀚星空,乃至诸族而言,已无关紧要,日后自有清算之时。

没有理会那位冥族大帝,苏乞年抬脚迈步,就像是踩踏着时光而行,一条清濛濛的光路在脚下延伸向远方,霎那间,就消失在无数光年之外。

冥渊大帝沉默不语,但很快又释然了,年轻的人族战帝没有半分掩饰,到了这样的层次,即便是同时参悟有时间、虚空二法又如何,甚至就算是参悟了时空禁忌,身为诸皇之下最强者,对于诸族大帝的威慑,也没有什么两样。

放在过往,诸族一定会无比忌惮,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千方百计,都要将之扼杀在成皇路上,但眼下,就连诸神血脉都重现了,天界都再次贯通了与下界的通路,他们将要迎来未知而令人无措的明天,冥渊大帝脑海中又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截雪白的指骨,恐怕与那些相比,一切才真的是苍白无力。

半个时辰后。

刑天殿内,人间诸帝齐聚,很多大帝身上都染着帝血,刚刚带着人皇兵器征战归来,尤其是暮雨大帝,这位补天宫唯一的女帝,身上沾染着大片的帝血,但没有一滴是源自己身,她气质雍容而沉静,煞气却很浓烈,哪怕是临近的几位大帝都没有靠近三丈之内。

殿内气氛沉凝无比,哪怕是人间诸帝,此刻也都神情肃穆,因为今日种种,已经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脱离了他们对于未来的推演。

“已经过去一天了。”第一刑天率先开口道,“战皇传音,命我等静候。”

已经过去一天了!

殿内,诸帝很多人相视一眼,不乏有精通时间法的存在,却根本没有察觉到时光的异样,这到底是怎样的伟力,才能够如此杳无痕迹,令他们诸帝都被蒙蔽了感知。

苏乞年也不例外,他同样参悟时间、虚空法,更开辟肉身诸天,刚刚诸天复归光明,他虽然有些异样,但也未曾洞悉虚实,直到此刻第一刑天开口。

角落里,剑帝通明眸光微挑,但很快又复归平静,而诸帝中,始终面色沉凝如水的,是河洛大帝,而随着第一刑天开口,河洛大帝也终于深吸一口气,接口道:“先天河图,兵魂有缺,失落的部分,多半回不来了。”

顿了顿,河洛大帝眸光变得无比冷冽,复又道:“诸神国度,当真是好算计,难怪无尽岁月里,虽然没有神迹现世,但或多或少,蛮荒古史至今,都留下了一些未解的印痕,看来为了布局,他们当中,曾经有不少人,分别在不同的岁月里复苏。”

随着河洛大帝的讲述,苏乞年等人也都了解到,先天河图的诸多残片,早已落在了诸神国度的手中,甚至当中残缺的兵魂,都已经被天功秘法奴役,即便是河洛大帝以先天河图共鸣,也唤醒不了众多残缺的兵魂。

“先天河图,难道真的无法收回了?”乱空大帝蹙眉道。

毕竟是这世间的第一口阵兵,乃初代伏羲氏的辟道之兵,昔年皇道战史上,先天河图曾经令诸皇惊悸,并非是因为其御道诸天的杀伐力,而是其对于皇道领域,同样有着增益,在近古之初,开元三皇之后的几個纪元里,是稳固人界疆土,最重要的皇道基石。

“难。”河洛大帝叹一口气,“就算是我风家这一代伏羲氏出手,也未必能够成行,恐怕要我风家初祖复生才有可能。”

风家初祖,自然就是要开元三皇之一的伏羲氏再现,但人间诸帝都明白,这根本不可能,无尽岁月过去了,开元三皇在这世间的遗存已经寥寥无几,伏羲氏与女娲氏还有传承,三皇之首的燧人氏,更是连在人世间的痕迹,都无影无踪。

苏乞年相信河洛大帝的判断,他也相信,若是至高神主,多半还降不住诸多先天河图碎片,必定会在诸天泄露气机,唯有诸神手段,才能够在漫长岁月中,构筑如此大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